NBA

河南平煤集团普通矿工吴如25年下井750

2019-10-09 23:1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河南平煤集团普通矿工吴如25年下井7500次无事故

  “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劳动者的节日。在这个节日即将到来之际,本报隆重推出一个普通劳动者的优秀典型——平煤集团普通矿工吴如。20多年来,他回收废旧物资,应得奖励20多万元,却一分不要,并义务为矿上回收浮煤,累计价值达六七百万元;他在采煤一线工作25年,下井7500次,不但自己没有出过工伤事故,所带的班组每次也都安全升井;他只上过三年小学,却写出两本有关煤矿安全的书籍;他对自己很“抠”,一辆骑了17年的自行车仍在“服役”,却每年都要资助困难工友和贫困学生。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用串串珍珠似的感人肺腑事迹,谱写着当代煤矿工人的壮丽人生。

  有一种叫认真。

  25年7500次安全升井,他是工友心中的“定海神针”

  据大河报报道,没有高大的身躯,更没有轩昂的气概。他太普通了,普通得扔到人堆里根本找不到。这是吴如给的第一印象。4月27日上午,到平煤一矿采访,跟随吴如下井体验,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像他的同事说的那么“神奇”。

  中午12时,我们下到了180米深的井下。在地下巷道里,深一脚浅一脚跟在吴如身后,有些地段的巷道高只有1.5米左右,一不小心头盔就撞在了巷道顶棚上,走了3000多米才接近采面。

  巷道两侧立着密密匝匝的铁柱,在铁柱的上方,都用绳子连了起来。矿宣传科的苏辉峰告诉,这些叫单体液压柱,是支撑顶棚用的,一个有85公斤。用绳子连起来是吴如发明的,这样即使个别柱子松动了,也不会倒伏伤人。

  从长长的溜子(运煤的工具——注)旁走过,吴如不时地把手伸向溜子下面摸一摸。

  吴如说:“溜子下边的销子不插牢,运转时容易拉翻溜子,我查查是否插牢了。”到了采面,巷道窄到不足1米,溜子旁的人行道仅有60厘米宽,两侧是厚厚的煤层,矿工们光着膀子单膝或双膝跪在人行道上,奋力地用铁锹把煤攉向“溜子”。

  工人刘朝卜说,老吴把抓安全比为“滚油锅里抓秤砣”,一点马虎不得。有他跟班,大家伙儿最放心。据统计,吴如每年下井不少于300次,25年下井至少有7500次,没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

  “在井下,有危险他总是最后一个撤离。”工友王根要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1994年

  9月,一次在采面施工时,吴如发现柱子突然下陷,意识到这是冒顶的前兆,立即大喊快撤。“大伙赶紧往外跑,当时有一个刚上班不久的青工落在了最后,吴如跑过去拉着他拼命往外跑。他们刚冲出巷道,整个巷道落了下来,一下冒顶十几米。”

  在采煤一队,职工们悄悄地传着吴如的一句“坏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吴如来讲话。

  队工会主席朱同立给解释:每天早会,身为采煤一队副队长的吴如都开得特别认真,总是在会上先念一段他的“四字歌”,然后再反复强调安全生产。有时,他还在会上指名道姓地大声批评人,让那些违章者觉得很没“面子”。

  1981年招工到矿上,直到任采煤一队副队长,吴如一直在一线。

  “老吴25年下井至少有7500次,这个纪录是全矿职工中最高的,至今无人打破。”副队长左文军说。

  老吴说:“我下井惯了,不下心里觉着不得劲。”

  有一种品质叫无私。

  回收废旧物资,该得奖金20多万元却一分不要

  两个多小时后,当和吴如从采面往回走时,发现吴如手中多了两件“宝贝”:两根鸡蛋粗细、两米多长的旧铁管。走着走着,发现老吴又不见了。“一定是找废旧物资去了。”苏辉峰说。约20分钟后,吴如又背了几样东西从后边赶了上来。

  1984年是吴如入矿的第3年,他给自己立下个规矩:升井不空手,每次回收物资要在15公斤以上。

  出了井,吴如来到矿上的物资回收站交回收物资,站里没人,他就将东西从门上方的洞里扔了过去。“不登记了吗?”问。“他们一看见东西就知道是我扔的。给不给条子无所谓,反正也不要奖励。”吴如笑了笑说。当天,他回收了三根锚杆,两个溜子刮板和一个U形卡,重20多公斤。

  “吴如回收废旧物资就像着了魔一样,从采面回来的路上,遇到能拾上来的东西,大到半截工字钢,小到一个螺丝帽,他都要‘一打尽’。”朱同立说。

  在的一再要求下,老吴拿出了他用报纸包起来的一大包物资回收单据。据统计,大概有2300多张,这都是他1998年以后攒下来的。

  令奇怪的是除个别单据上有“提奖单价”和“奖励金额”,绝大部分都没有这两栏。吴如说:“1987年矿上出台规定:回收废旧物资按比例给奖励。我从没提取过奖励,时间长了,回收站的同志给我开的单据上便没了这两项内容。”

  朱同立告诉,20多年来,吴如义务回收物资折价110万余元,应得奖励20多万元,可他一分也没要。

  吴如还坚持回收浮煤。浮煤是“溜子”机头机尾部漏下的煤以及放炮崩进角角落落里的煤。从1984年吴如当班长开始,他干完自己的活后,总是把浮煤也回收进“溜子”。

  “浮煤回收不分任务,因此没人愿意回收,吴队长每次下井都要回收,每天在3吨左右,队里做过统计,20多年来他回收浮煤少说也有2.2万吨。以现在的市场价格,价值600多万元。”矿宣传科王帅说,如果按一节车皮装60吨计,这2.2万吨煤可以装满300多个火车皮;按一列火车有50节车皮计,这是7列火车的运输量!

  “费那么大的力气,却又不要报酬,你不觉得亏吗?”问。吴如说:“亏啥亏?那些东西本来就是矿上的!我人是矿上的人,东西是矿上的东西,回收上来是升井时的举手之劳,咋能要钱哩?”

  据了解,吴如曾经几次把出外疗养的机会让给别人。吴如说:“出去疗养,一是耽误产量,二是公家要负担费用,不挣钱还得花钱。我那儿也不好去,就好下井。”

  有一种精神叫奉献。

  一辆破自行车骑了17年,却先后捐出数千元资助别亾

  “老吴太‘抠门’,不舍得吃也不舍得穿。”在矿上采访,不时听到工友们这样议论。

  吴如穿着很普通,甚至有点寒酸。让人惊讶的是,身为副队长的他竟然连都没有。

  “我不在家就在单位,两边都有,用不着。”他这样说。

  更令吃惊的是,老吴的“坐骑”竟然是一辆骑了17年的自行车(见图)。这辆自行车全身斑驳,几乎没有一点漆的光泽,零件也缺了不少。

  吴如说:“除了架子和前后车圈是原装的,车子上的东西全都换几遍了。光脚蹬子就换了十几副,车座买过3个,前后轮的内外车胎换了6条。”说起这个自行车的来历,他向讲述了一个小故事:

  1989年7月,母亲患重病住院,他又要忙工作,又担心母亲。“为了两头兼顾,我一狠心,跑到商店花171元买了一辆车铃、前后座都没有的处理品。”吴如说,从此这辆自行车就成了他的“坐骑”,一直陪伴了他17年。

  吴如家住湛河区柏楼村,距平煤一矿有8公里,骑车子要40多分钟。按每天往返16公里、年出勤350天计算,17年间他骑车子走过的里程有95200公里,相当于绕地球两圈多。吴如的节省是出了名的。他给自己订下规矩:每顿饭花费不能超过3元钱。经常是一碗面条两块钱,一个烧饼五角钱就打发了。他对吃饭有句口头禅,叫“填坑不用好土”。

  “前几天我到吴如家,发现除了一个亲戚赠送的彩电外,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对自己对家人很抠,但是对别人却很慷慨。”朱同立说,吴如多年来先后拿出数千元资助困难工友和失学儿童。1998年,他在报纸上看到唐河县郭滩镇乔岗村一困难家庭孩子面临失学的后,就汇过去了500元钱。9年来,他共为救助对象汇款4500元。“为了救助困难学生,老吴连唯一的嗜好——吸烟也戒了。”

  吴如说:“我家也不富裕,汇的钱太少,只能算尽份心意吧。"

  有一种力量叫智慧。

  只上过三年小学,却写了42本日记和两本书。

  老吴干劲大,钻劲更大。这是队党支部书记汪建甫对他的评价。

  小时候家里穷,吴如只上过三年小学。1987年当上副队长后,队里有些职工的名字还念不囫囵,十几万字的《煤矿安全规程》对他来说更是如天书一般。

  “文盲能当矿工,但肯定当不了好矿工。”吴如说,10多年来,他坚持每天看书读报两小时,遇到不认识的字就写在纸上问别人。

  “我有记日记的习惯,凡是有关煤矿安全的知识、采煤新技术、国家新政策,我都抄下来,如今积累下来的日记有42本,记下的学习心得体会有150多万字。”凭着这股子钻劲儿,吴如不但成了安全方面的专家,而且攻克了许多技术难题。

  “2004年3月,一矿的一个采面因地质构造复杂,成为矿上炮采生产的‘老大难’,矿上有两个采煤队在这里失手。”汪建甫说,当时,一矿地质部门预测,这个工作面很快还会出现一个大断层,建议采煤一队放弃。吴如主动请缨,解决了这个难题。在吴如和全队职工的努力下,这个采面当月就恢复了生产,两个班的原煤产量逐步由5000吨上升到了1万吨。

  煤矿生产,安全大于天。从1999年国庆节开始,吴如利用业余时间开始编书,经过两年时间,吴如写下了1.3万多字的《煤矿安全生产四字歌》。内容从矿工上班入井开始,到采面打眼、用溜子下料、放炮落煤等等各个环节进行了规范总结,读起来琅琅上口,合辙押韵。

  2003年,他将自己亲历和见到的6个事故案例,编写成两万多字的《煤矿安<

租房攻略
刑事辩护
雕刻切割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