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我当年得枢机

2019-09-12 18:4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我当年得枢机

分联军前往总联军旗舰的运输舰中,二十多个枢机,默然地分位于两侧,神情黯淡。。。看最新最全小说

冷星舰队的七个枢机分在一组,却泾渭分明地相对而立,海国大殿主等四人位于一边,梅尔蒂尼等三人位于另外一边,中间的空白犹如实质般的隔阂,让人感到无情的冰冷。

没有人说话,仿佛都在想着各自的心思。

所有的枢机心里都明白,此一去,就是死亡,路上的这点时间,是它们人生中最后的一刻,生命已进入倒计时。

有人看着舱窗外的星空,望着美丽令人不舍的璀璨星空;有人闭着眼睛,像是入了定一样,静静地度过只属于自己的最后一刻;有人握紧了拳头,又松开,眼神中露出深深的无奈。

海国大殿主望向对面,看了梅尔蒂尼身后的阿西俄一眼,神情有些萧然。

曾几何时,这个天资优越,被誉为天下最接近枢机的女人,是它最为信任的人,如今却是那么的陌生,仿佛隔着数个种族那样的遥远。

总舰队的召集令上,没有明言要殉死枢机,只说召集枢机商议突围之事,虽然枢机们心中都清楚去了就是死,而不去也是死,但鲜有反抗之人,除了总舰队实力强悍不可抗拒外,召集令上还有一条:

每个枢机可携带本种族的继承人,以及本种族的种子,同往总舰队,突围之时。枢机死战,其继承人与种子将随神使所在的主舰一起破出重围。

枢机横竖都是要死,与其死在敌人那里毫无价值。不如死在自己手里,还可以为种族创造延续的机会,让继承人与种族之种获得进入神使主战舰的资格。

总旗舰召集令的背后,就是一个条件,枢机们不得不答应的条件。

虽说也有许多舰队和线体枢机种族一样,在逃亡的路上,星空的角落。都留下过以防万一的种子飞船,有的藏在某个星球上,有的漂流在黑暗的星空中。等待时机再延续种族。

但如今整个星系空间都已是敌区,即便种子飞船能够顺利启动,它们的后代又如何能在敌人的星空中存活下来?

它们自己都尚且不能,又怎么指望那些种子飞船的弱小后代?

神使所在的主战舰是唯一的机会。集合全联军所有源门尊者于一体。满舰皆星空精锐,它们这些人当中若真有人能够突围成功,那一定是神使的主舰。

只要跟着主舰逃亡暗域,获得一线生机,从此海阔天空,异域拼杀,未必不能再振种族之辉煌。

这时候,就体现出有枢机与无枢机种族之间的真正差别来了。无枢机,连主动送上门被杀以换得入主舰的机会都没有。

比起渺茫的源门。一个枢机才是一个种族的真正定海神针!

源门不再完全依赖种族命源,而绝大部分枢机脱离不了种族,种族也离不开枢机,双方紧密的关系反而远胜于源门。

冷星舰队两边加起来一共七个枢机,极其令人羡慕,许多舰队至今为止,一个都没有。

但它们很难知道冷星舰队内部的种种矛盾与艰难。

海国大殿主如今连选择继承人的权力都被族人架空,人们仿佛就等着它死,将位置让给阿西俄。

它一个三神境六元天的枢机,竟凄零至此,让其他种族简直无法理解。

刺恶本想等自己死后,将契约传承给库勒,但被库勒拒绝,另从族人中选了一个资质出众的嗷卡人少年,跟随它来到这里。

陌生的少年,紧张地跟在它身后,让它微微失望。

睥迈坚持要在自己死亡后将契约交给赫尔家大小姐,但令不解的是,大小姐只答应随他一起来总联军,却不接受契约。

拔异倒没有它们这些烦心事,他的退化人比血族还要团结,甚至不惜灭族也要支持它反抗召集令,而地球人如今也只有他一个枢机。

天羽族有两个枢机,可携带两个继承者与两个种族种子,令留在原舰的地底小人不敢相信中喜出望外,她们竟然分了一个种子名额给它们,让两边复杂的形势更加地复杂起来。

梅尔蒂尼的心思则无人知晓。

没有枢机的种族,只能准备血战拼杀,寄望于亿万分之一的运气。

……

“你们有人见过自己的灵主吗?”

船舱中,有一个枢机终于忍不住如上死刑场般的窒息压抑气氛,打破船舱中的沉闷,不说眼下的战争,只说“神鬼”。

众枢机都来自一个联军舰队,长久地并肩战斗,并肩提防源门,虽然来自不同的种族,但也基本都相熟了。

此时,有人不想说话,有人听了只摇摇头,却没有搭它的话。

那枢机也非是要有人回答它,只是为了打破压抑的沉闷,自顾自说道:“还记得当年刚刚成为枢机的时候,年少无忌,誓要成就源门,一窥灵境,结果还是没有抵御住世间诱惑,没几年就堕落懒散了……”

这时候终于有另外一个枢机插话道:“我当年得枢机时,可谓扬眉吐气之极,枢机之名,一日之内,传信天下遍知!”

它的话仿佛搅动了此刻枢机们心中的某个地方,开始有第三个枢机,第四个枢机……陆续纷说――

“我当年得枢机,可是历经千辛万苦,日夜不休地修炼,日常不知岁月……”

“我得枢机之日,许多人后悔之极,至今还能记得它们当日……”

“我当年得枢机,即日大仇即报,如今回想起来……”

“我当年得枢机,盛大典礼上。倒是闹了不少笑话,当时……”

“我当年得枢机,没你们运气好。正在打仗,依稀还记得……”

“我当年得枢机,是一个偶然,我本平凡……”

……

枢机们纷纷说着自己的故事,越说越快,像是在赶时间,直到后来仿佛已不是说给别人听。

海国大殿主也在听着。它没有说,当它也在想,当年它得枢机。那遥远的岁月,那意气风发的岁月。

它正想着,嘴角露出一丝久久没有过的淡淡微笑,这时候。船舱中突然寂静下来。死一般的安静。

哦,原来船到了……

船到了,而人生的精彩尚未说完。

海国大殿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战甲,没有再看阿西俄,第一个站了起来,走出了船舱,只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拔异看了对面的梅尔蒂尼一眼,梅尔蒂尼也看着他。两人也没有说话,走出船舱。

随后刺恶、睥迈、小长羽……一个枢机接着一个枢机。默默地走出那道舱门,渐渐冷清下来的船舱中,仿佛久久地回荡着那一句:

“我当年得枢机……”

……

总联军的旗舰,也是主舰,看不出是由何种金属制造而成,并不是很大,但举目望去,层层叠叠的结构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继承者与种子被安排到另外一边,与枢机们分开。

转载着胚胎的舱体也分别打上新的分类记号,运往生命仓库。

平台上陆续有其他分舰队的枢机走下运输船,曾经在种族内拥有极高地位的枢机大老爷们,在这里默默地排着队,等着各自也是相同的命运。

远远地,看到几个源门飞来,枢机人群里顿时微微有些骚乱。

那几个源门一脸冷漠地落入平台,快速地扫了一眼,被扫过的枢机仿佛灵魂出窍一般的无法抵抗。

过了一会,落在前面的源门道:“到齐了吗?”

它后侧的源门生命道:“到齐了,有几个还不错,编队开始吧。”

前面的源门转身向枢机们道:“记住自己的分舰队编号,听到编号的,到对应的标识处。”

它的暗能波动威严而不容置疑,冷冷地目光又扫了一圈,开始分“人”

海国大殿主等人听到了自己分舰队的编号,默然地飘飞到对应的标识下,落下来后,才发现已经有一个在那里等着了。

“尊者,是您?”有人惊讶道。

等着的人,它们认识,竟然是随它们一起战斗至今的金甲源门。

有人此时暗暗心道:也罢,死在一个熟人手上,总好过陌生之人。

或许,还能照拂自己的族人一点。

“不要说话,跟我走。”金甲源门却快速地扫了一眼自己要求分配来的枢机,目光微沉。

顿时就有几个敏锐的枢机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灰死的心瞬间砰砰跳了起来。

金甲源门不理会它们此刻乱猜的心思,带着它们立即就要往主舰深处飞去。

没想到还是迟了,一道流光转瞬及至,落在金甲源门身前,挡住它们的去路。

随后,又是几道流光飞来。

来者看了金甲源门一眼,道:“这里面有三个枢机你不能带走。”

金甲源门冷冷道:“分给我的人,你够什么资格要?”

来者不容它质疑,强令道:“它们已经达到枢机三层境,神使需要。”

金甲源门冷笑道:“神使大人需要?我看是你们需要吧。”

来者淡淡道:“我说神使要,就是神使要,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金甲源门目光一沉,就见来者激发源门之法压成一线向他袭来。

它随即身影微动,同样一道线一般的金芒冲击出去。

两道极微小的源门之法在半空中相撞,能级飞升中,暗能震荡,将金甲源门掀起。

它身体里顿时沁出血迹来,早已重伤的身体,根本支持不住这样的强硬对抗。

来者不屑地道:“给你脸你不要,不要说你受伤,就是没有,又能怎样?”

金甲源门知道此人背后还有一个大源门,境界极高,所以才有恃无恐。

但是,它却重新前行飞了回来,拦住来者从它的枢机中抓走的三人,其中就有海国大殿主,它也是第三神境的境界。

“找死!”

来者身体中能量急升,挥手就是一道光芒,狠狠地抽在金甲源门的身上,然后它飞身跟上,悬浮上空,冷冷俯视金甲源门。

这时候,主舰传来一个声音道:“这种不识时势的源门,既然已经重伤,不堪大用,杀了也就杀了,免得浪费资源,神使大人那里我会去说。”

来者得到了许可,寒光毕现向金甲源门道:“你听到了?去死吧!”

这时候,海国大殿主突然站出来道:“等一下,这位尊者,我愿意跟你去。”

其他两个三神境的枢机犹豫了一下,也走上前,不去还是得去,去了也许还能救下金甲源门。

来者自然不能连同三个三神境的枢机一起杀死,那样太浪费了。

海国大殿主扶起重伤的金甲源门,道:“尊者,谢谢你的好意,我们这些人注定是要死的,无非迟死早死。”

金甲源门叹息一声,道:“我答应过你们的指挥官,要尽量保下你们,它是我见过最出色的军事天才,可惜,可惜了。”

海国大殿主知道它可惜的是什么,金甲源门原也不是什么善辈,该杀枢机的时候一样照杀不误,从来没有手软,之所以要保住它们,一定是那个天才的指挥官和金甲源门说过什么计划,并且让它相信了。

从利用效率上来讲,在那位指挥官的指挥下,枢机被“吃掉”,才是最为浪费的举动。

海国大殿主退后了一步,向着拔异等人笑了笑道:“再见。”

说着,三人便向来者指定的方向走去。

但在这个时候,那来者源门突然返身,激发出凌厉的源门之法,杀向金甲源门,冷声道:

“你这种垃圾源门,活着也是浪费,这些枢机,我们全要了!”

海国大殿主大惊,这时候,它才想起一句话来:源门是不讲道理的。

但它再想为金甲源门挡住,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来者速杀过去。

其他同舰队的枢机也动弹不得,在源门力量控制下,它们如同被紧紧束缚住一样。

眼看金甲源门就要被当场击杀,星空中,突然有一道剑气凌空而至,瞬间便将那源门的源门之法一路打回,打成原形!

那来者源门没想到竟有人敢对它出手,怒道:“什么人?竟敢在神使座舰放肆!?”

星空中随即传来一道冰冷的波动之音:“神使又怎样?”

下一刻,一道幽暗的影子,袭空而至。

(未完待续。。)

()u

小孩便秘怎么马上通便
小儿肠痉挛腹痛典型症状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小孩厌食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