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来自地狱的短信(一)

2019-09-13 02:3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来自地狱的短信
从火葬场回来,东风机械厂厂长刘金岭终于松了口长气,刚想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突然手机响了,是短信彩铃,掏出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没回过神来。屏幕上只有两个字:我冤!
这条短信是高波发来的。可他人已经死了。难道高波没死,还活着?不,他亲眼看着高波的遗体被推进火化炉,变成了一缕青烟融进了蓝天才乘车回到厂里。一个死去的人,怎么还能给他发短信呢?!是哪个人发错了信息,还是有人在搞恶作剧?怕看错了,他又仔细核对了一遍那组号码:1 0开头,后四位数是7890,没错,的确是高波的电话,一条从地狱里发来的短信!
东风机械厂原是一家军工企业,有几千名职工,副厅级单位。军改民后,才归省工业厅管辖。去年秋天,刘金岭和万书记带着高波等十几个人到国外转悠一个多月,考察进口一套轿车生产线。可是等到生产线运抵到厂后,经有关部门检验才发现,新落成的生产车间根本不能安装这套进口设备:不仅基础的承受力不达标,厂房还缺了两道钢筋水泥圈梁。要是把那套从国外进口设备安装在这样的厂房里,轻则房倒屋塌,砸坏生产线;重则还可能造成人员伤亡。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得全厂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还有人偷偷给上级主管部门写了封举报信。好在那只是一封匿名举报信,并没有引起省厅领导的重视,把信退回厂里,要他们酌情处理。
接到退回来的举报信,刘金岭把保卫处长王猛叫来,要他尽快查找到那个写匿名信的人,还指示他说,对这样的害群之马绝不能姑息养奸,查出来一定要狠狠处理!还没等王猛查到那个写匿名信的人,省电视台已经把这件事给曝光了,《晚间新闻》节目连续三天报道了记者的暗访,这才惊动了省厅,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准备进厂调查。
省厅派下来的工作组进厂的头天夜里,主管生产副厂长高波从自己办公室的窗户跳了出去,当场摔死了。对高波的死,厂里的职工都觉得很突然,也很蹊跷。活得好好的,有啥迈过不去的坎,为什么非要去死呢?刘金岭对高波的死也很震惊,知道信后,立刻在保卫处长王猛的陪同下赶到了案发现场。当时,高波的遗体还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儿。看得出来,高波临死之前,思想斗争很激烈,还喝了很多酒,才一头从十三楼跳了下去。
刘金岭不仅看到了高波的遗体,还是等到把他尸体火化后才回来。就是这样一个已经烧成了灰烬的人,怎么还能发短信喊冤叫屈呢?
当然不能!应该是看着案发现场当时比较混乱,别有用心的人趁机偷着拿走了高波的手机,随后又用那部手机给自己发了这条短信!
让他不明白的是,发短信的人出于什么动机,又想借此达到什么目的呢?刘金岭思考了半天,还是没想出个眉目,随后打电话把王猛叫来,要他想办法尽快破案。只要能够找到了那部手机,自然也就找到了持有手机之人,其目的也就清楚了。听了刘厂长的话,王猛想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地说:“会不会是他干的呢?”
“他是谁?快说!”听说王猛有了怀疑对象,刘金岭很是兴奋,让他赶紧把那个人说出来。
王猛怀疑的那个人叫 ,只是他们厂的一名普通工人。不过,这个 和高波曾是技校同学,而且听说他们的私交一直不错,几乎无话不说。只是 这个人脾气不好,爱抱打不平,对看不惯的事总喜欢议论几句。他们当年一起进厂的十几同学,最差的也混到了车间副主任,而高波都当上了副厂长,只有 还是名普通的工人。高波死的那天, 也到了现场,而且还在他的遗体旁蹲了好一会儿。
听王猛这么说,刘金岭似乎也有那么点印象。现场当时来了很多本厂职工,不过那些人都站在五六米远的地方,惟有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和几位厂领导到了跟前。刘金岭想了想,才对王猛说:“你马上去给我调查这个人,弄清楚到底是不是他偷着拿走了高波的手机?”想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必要的时候,可以请派出所的人协助调查此事!”
手机之谜
工作组一共在东风机械厂待了三天,调查的结果是:工程项目主要责任人高波已经畏罪自杀;厂长刘金岭和万书记负有领导责任。如今厂内职工情绪很不稳定,为防止由职工情绪波动而酿成工潮,造成不安定因素,再引发意外,故不再追究其他人的责任。随后几个人悄悄返回了省城。
工作组已经撤了,下面该处理高波的遗体了,结果又遇到了麻烦,遭到了高波家属的坚决抵制。他们不同意立即火化,甚至还扬言要把高波的遗体从冷冻柜里搬出来,在厂部机关大楼里摆设灵堂,等这起案子破获后再火化。公安部门对这起案子当时已经下了结论:死者为自杀,非他杀。案件的性质已经十分清楚,还破什么案?可别管咋说,毕竟是死了人,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刘金岭在厂长办公会上一再强调,高波生前为咱们厂的生产副厂长,为了东风厂的发展建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厂长已经定了调子,其他人也不可能再说什么,基本满足了遗属的要求,给了他们一大笔钱,总算把遗体火化了。
如今,工作组已经撤了,高波的尸体也火化了,可新盖的厂房还是不能使用,厂里只好向上级主管部门再递交一份报告,申请重建生产车间。这份报告很快批复下来,同意东风机械厂再建新厂房,资金自筹,上级不再拨款。这个结果已在预料之中,厂里决定向职工集资借款,并且还附有具体要求:三天之内,厂里全体员工集资建设新厂房。正职每人五万,副职四万,中层领导每人两万,普通工人每人五千。不集资者,按自动离厂处理。
厂里的普通职工,每个月不过挣一千多元钱工资,而物价又是那么高,恨不能一天三涨,挣的那点钱不过刚够吃喝,哪家还有存款呢?可是有这么个工作,好歹还能混上吃喝;要是把工作混丢了,连吃喝都混不上了。尽管所有的职工满肚子不愿意,还是想办法借的借,贷的贷,很快都把集资款都交上了。新厂房破土动工的那天,又有一条短信出现在刘金岭的手机上:你知罪吗?赶紧认罪伏法!
不用说,这条短信还是从高波生前使用过的那部手机发来的,气得刘金岭当时差点没把自己的手机摔了。他再也坐不住了,指示王猛立即找 谈话,彻底查清高波那部手机的下落。必要时,可以动用强硬手段,甚至可以搜身!
从刘金岭上次找过王猛后,经过几天的明察暗访,王猛多少掌握了一些情况。那天, 从现场回到车间后,曾说过高波绝不是自杀,而是被自杀,成了人家的替罪羊之类的话。估计高波生前可能向 透漏过什么信息,而秉性耿直,喜欢仗义执言的 见老同学突然跳楼摔死,才会出面抱打不平。
王猛猜得不错。临死前两天晚上,高波确实打电话约过 喝酒。 当时还和他开玩笑说:“我一个臭工人,哪能和你们这些当官的坐在一起喝酒呢?”高波却说:“就咱俩,没有旁人,你赶紧过来吧!”听说只有他俩喝酒,放了电话, 赶紧去了那家说好的饭店。
看得出来,高波当时心情很不好,什么话都没说,更没提厂里的事,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陪高波也有点喝多了,硬撑着把高波扶到门外,打辆出租车把他送回家。他当时怎能想到,那竟是他们在一起喝的最后一次酒,两天后高波就跳楼自杀了。
见 进来,王猛一直盯着他看,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问道:“那件事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平时就看不惯王猛这家伙,一天到晚围着领导的屁股后面转,一副摇尾乞怜的狗奴才相,今天却在自己面前充起大尾巴鹰,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拿着鸡毛当令箭,于是想也没想地回答道:“不是!”
王猛故意问得很含糊,其旨意就是想要用这样的话来试探他。见 果然上钩了,随后厉声喝问道:“知道我想问你什么吗?就紧着摇头?!”
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可事到如今,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不无调侃地问:“我还真不知道。请问领导,你到底为啥事找我呢?”
见 一副嘻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王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你给我装什么糊涂!说,举报信到底是不是你写的,还有短信是不是你发的?凭空捏造事实,诬害厂领导,该当何罪?!”
什么举报信,还有短信? 一时被王猛问糊涂了,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先是一愣,随后也提高了嗓门:“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问的那些事,我全都不清楚,也不是我干的!咱明人不做暗事,要是我干的,就光明正大地干,不会像有些人那样,专门干些鸡鸣狗盗,见不得人的勾当!别以为自己多聪明,当别人都是傻子,其实有些人干的那些事能瞒天过海吗,全厂的职工哪个心里没有数?不过不想当着某些人的面说罢了!要是那些人再敢继续这样胡作非为下去,早晚会有人收拾他们!”尽管 并没指名道姓,可他的那些话谁还听不出来?!气得王猛浑身直哆嗦,大喝一声:“来人!”
话音刚落,立刻从门外冲进来两个彪形大汉,一左一右把 控制住,从他兜里摸出来一部手机。王猛接过去一看,只是一部“飞利浦X100”烂手机,用得连摁健上的字母都看不清楚了,扔在路上都没人捡,肯定不是高波生前用过的那部手机。可他还是不放心,用那部手机往自己的电话拨了一下,来电显示也不是高波的号码,这才把手机还给了 。
平白无故遭人一顿羞辱,还被搜了身, 岂能咽下这口窝囊气,指着王猛的鼻子,忿忿地说:“别看你今天得瑟的欢,小心将来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怎么着,难道你还不服气?”王猛眯缝着眼睛盯着 问,“是不是想让我找个地方把你关几天,好好反省反省?”
“你要是真有本事,就把我抓起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帮人到底能给我安上个啥罪名?” 还是不肯服软。
“罪名?哈哈……”王猛一阵狂笑,“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难道还需要安个罪名吗?!”
再起波澜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猛和 谈崩的当天晚上,工厂里又贴出了好多张小字报,尽数刘金岭等一行十余人借到国外考察之名,挥霍工人血汗钱、用公款吃喝旅游之实。还提及到厂房建设的内幕,说有厂里某领导和某某建筑公司内外勾结,狼狈为奸,工程几经转包,从中大捞回扣,甚至还指名道姓地说刘金岭有个“小三”。说原办公室秘书白凌薇成了他的情人后,不到两年时间,已经当上了办公室主任等等……
王猛带着保卫处的几个心腹干将一直查到天亮,总算把所有的小字报都揭了回来,放在刘金岭的办公桌上。这还了得,已经不仅仅是发短信,写检举信了,连小字报都贴在了工厂里了。这件事肯定是 干的!否则怎么会那么巧,白天王猛刚找过 ,晚上就贴出来这么多小字报?!这下更是火上浇油,气得刘金岭暴跳如雷。也是凑巧,随着彩铃声,又一条短信再次出现手机屏幕上:赶紧自首吧,否则没完!
看见这条短信,刘金岭反而平静下来。他已经换了手机卡,只有班子成员和王猛等几个人才知道这个新号码,短信怎么还能顺利地发进来呢?莫非是班子成员?不对!工作组临撤走之前,他已经了解过了,反馈的信息还不错,说他们领导班子内部十分团结,没有任何杂音。也就是说,班子里没有任何人向工作组反映过厂里的问题。那么会是王猛?只有他不是班子成员!可是他再一想,感觉王猛也不会。
他太了解王猛这个人了,不过是个唯领导是从的莽汉,更是他豢养的一条看家狗。况且自己真的倒霉了,对王猛不但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还可能丢掉了保卫处长的职务。再说,高波之死……他不愿意想下去,也不敢再往下想。
尽管刘金岭再不会像第一次接到短信时那样惊慌失措了,可那个躲在背后的人却一再向他放冷箭,不断发短信威胁他,其目的究竟何在?是想逼着自己主动下台,他好取而代之?还是哪个人和自己有仇,故意恶心自己?他也想不出来。他突发奇想,试着回拨了那部手机,却把他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居然拨通了,似乎还听见了电话的铃声,而且好像就在附近!
厂里几名主要领导的办公室都挨着:头一间是万书记,随后是他的厂长办公室,再往后是常务副厂长李永亮和已经跳楼自杀的高波。刚听见电话铃声,把毫无准备的刘金岭也吓了一大跳,等他反应过来跑出办公室,那铃声已经彻底消失了。他把挨着自己办公室的两间房门推开,挨个看了一遍,发现万书记正在用手机打电话。
难道会是他?不可能,绝不可能!他们所做的那些事可以欺瞒过全厂职工,甚至连很多中层干部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内幕,却不可能瞒过老奸巨猾的万书记,而且这只老狐狸每次都参与其中,绝不会是他!那么会不会是常务副厂长李永亮呢?可他的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拿,更没有打电话,再说他还有恩于李副厂长,李永亮也一直对自己感恩载德,忠心耿耿,怎能和自己作对呢?

共 1157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贪,是掌握权利的人的最大的劣根。而且,当一个人起了贪念后,随着欲望的增加,胃口也会越来越大,当然最后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越来越大。文章中的刘金岭在掌权后,想要攫取更多的金钱。因此,他利用他的职权,利用出国考察的机会,采购以次充好的货物,以贪污更多的金钱。想不到,这事刚好给窥觑他厂长之位的常务副厂长利用了,结果演绎了文章中波折不断的夺权之争。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内部为权争来争去,却不知自己给洋人摆了一道。一伙精明过头的人,竟然买了一套国内淘汰,再运转国外的假进口货,把相关人员全送进监狱。可以说,故事的结局是大快人心的,让一群贪污份子全部伏法了。但是,也有一点让读者心寒。当今,普通的群众竟然没有上访的路可走,难道真的官官相互到这种程度?难道真的要到出大事件了,政府才会出面安抚下面可怜的百姓?一篇揭示人性劣根,揭示社会黑暗的文章,欣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110518】
1 楼 文友: 2012-11-05 20: 4:25 渔夫的文字向来大气,低调却又张扬着正义,总是能揭开表层的假想挖出丑陋的伤痕。欣赏。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适合预防心梗的运动
小儿眼屎多
工作常备药的种类
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