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小面馆的高消费

2019-09-14 06:2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二十年没见面,双方都明显觉得对方老了许多。脸上的惊讶表情足以表明这点。二十年的时间,足以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长大成人;也足以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变成老态龙钟的老人。 (一)
亨利报关行是来自台湾的亨利于四十年前成立的。马明和报关行有业务关系时,报关行位于洛杉矶的蒙特利区。这是一个亚裔人比较集中的地区,道路两边常常看到中文字样的商家和餐馆。
马明第一次走进报关行办公室,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办公室里有十几个雇员,十几个黑铁皮文件柜摆在一进门最显眼的位置。亨利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总是刚劲有力。一见到他本人,人如其声,一副气宇轩昂的派头。当时看到他们忙乎的样子,就感到他们的生意十分兴隆。
后来亨利报关行迁到洛城东区。之后的十几年里,马明就没再去过报关行。不是没有业务往来,而所有业务都是通过电话和传真联系的。发达的通讯日新月异,给人类带来的方便无以言表。二十年前,从美国打海外电话,每分钟在一美元左右。价格最高时达到每分钟一点二美元。打电话之前总是把秒表放在眼前,大约四十多秒时,不是急速挂掉电话,就是继续讲话,直到下一个四十几秒的时间。
金融风暴后,马明每次打去电话,总赶上一个叫丽莎的女人接听。她的声音纤细柔美。说来也奇怪,当一个人电话里听到另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的声音时,不自觉地会想象出一张具体的面孔。往往美妙的声音配姣好的容颜。他和丽莎通过无数次电话,从未与她见过。又过了一段时间里,马明打去电话,除了丽莎外,就是亨利接电话。似乎他们办公室里只剩下这两个人。

(二)
马明是个随性的人,常常想起一出是一出。上周四晚上,突发奇想对擦地板的太太说:“咱们明天去趟东区,亲自去拜见亨利,顺便把该付的支票送过去。你看行吗?”还没等太太反应过来回答,马明继续补充说:“电话约好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见面,顺便一起吃个午餐。”
“好的,我们明天去一趟,可好跟丽莎和亨利见一面。打交道都快二十年了,只见过一面,还是在二十年前。说给人听,恐怕都没人相信。明天我们都要穿戴整齐。”太太停下手里的拖把,气喘吁吁说着。
“平常就好了,又不是去相亲,干吗这么讲究?”马明摸着胡茬儿反驳道。
“我是说这么些年没见,估计大家都老了。我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们那样苍老,老到让人同情。虽然我们的业务量也日渐减少,但总还是想打肿脸充充胖子。人最要命的就是这点自尊。也不知自尊这老兄长什么样,这份自尊又能值几个钱。”太太似乎在自言自语,也不期望得到先生的应答。
刮胡刀还在响,马明盯着镜中自己的脸,一张连自己都讨厌的脸。他的两只展开的手掌托着两腮往上提,似乎霎那间,找回失去的岁月,对着自己僵硬地苦笑了一下。卫生间的门敞开着,这一切被门外的太太尽收眼底。
“我的白发又长出来了,你帮我染染发根好吗?”太太撒娇央求着。
“好吧,你配好染料叫我。”马明本来想睡,突然冒出个染发的苦差,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完成。马明不是怕累,是他一闻到染发液就鼻子过敏,喷嚏打起来比大宅门电视剧里的白景奇初遇杨九红时还大声,甚至一连打七八个不在话下。
“这不是为你省钱吗?”太太一肚子委屈。
“哎呀,你染发能花多少钱,别说得这么可怜。你自己花钱,我从来都是举双手赞成的。要省钱,也从男人身上省。
“讨厌,男人本来花销就小,再从男人身上省钱,就连衣服也没了,光着身子算了。”女人笑作一团。
“那样多性感。”他打趣道。

(三)
周五早晨,马明穿一件儿子给买的跟身体体形走的蓝衬衣。男人倒三角的美感显露出来。马明太太从上到下收拾得得体大方。
马明夫妇准时到达。马明缓缓推开厚重的大门,一边慢慢走进去,一边说:“亨利你好,我是马明。”正在整理文件的亨利先是愣了一下,马上起身走过来,笑着和马明握手。
二十年没见面,双方都明显觉得对方老了许多。脸上的惊讶表情足以表明这点。二十年的时间,足以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长大成人;也足以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变成老态龙钟的老人。
亨利说话还和从前一样爽朗:“嘿,马明好久不见,你一点也没变,还那么瘦,看我都胖得不成样子了。”马明被亨利的巨大变化惊呆了,但还是客气地夸赞亨利的气色很好。为了不伤害对方,人往往口是心非。
丽莎走过来和马明太太轻轻握了握手,示意她坐下,然后就端来两杯凉水放在茶几上。丽莎的 浪头发足有一尺长,并染成了黄色。因缺乏护理,活像一堆干草从头顶上倾泻下来。她的脸上涂了层厚厚的粉底,阳光下脸上布满了皱纹,活像个马戏团的小丑。她穿一件比她身体大两码的深红毛衣。黑色运动裤子下面,是一双白运动鞋。
再看马明太太:她不仅穿戴大方,黑红相间的挑染短发在阳光下像丝线一样柔软发亮。丽莎打量了一番马明太太,再想想自己,感到有些尴尬。
马明说自己不熟悉附近地区,让亨利挑选餐馆。亨利说不用开车,就在同一广场里的一家面馆吃个便餐。丽莎借口留守办公室不肯一同前往。马明太太劝她一起去以便聊天。四个人边说边笑乘坐电梯下楼。走出办公大楼左转,沿着长廊进了面馆。
面馆小到不能再小,只有六张四人坐的桌子。一个清瘦的中年女服务生面无表情地送来四分菜单和一壶茶水。四人分别翻起倒扣在桌上的杯子,亨利给每人倒满了茶水。马明看了一眼菜单,除了牛肉面和牛筋面是8.99外,其余的面条都是5.99一份。剩下来就是十几款小菜。价格从1.99到 .99不等。亨利和太太分别点了一碗牛筋面。马明请人吃饭从未到过这样简陋的面馆,于是他给太太和自己点了一碗酸菜面外,把所有的小菜都点了一份。狭窄的长方桌子上堆满了饭菜。亨利吃饭时开了腔。他说自从金融风暴发生以来,生意清淡得快要关门了。男人们相处比较慢热,无奈地聊着生意。
马明太太小心谨慎地问丽莎:“你们的关系是......”还没等马明太太说完,丽莎就笑着说亨利是她先生。马明夫妇互看了一眼,会心笑了,因为他俩已经猜到了亨利和丽莎的关系,只是不敢肯定而已。两个女人聊到了孩子。原来他们两家分别有两个孩子,大的和大的同岁,小的和小的同岁。这样的巧合立刻拉近了她们之间的心理距离。因为直接问女士的年龄是忌讳的,丽莎说:“马明太太一定生孩子很早吧。”马明太太说出生第一个孩子的年龄比丽莎想象得还要晚很多。丽莎吓得把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吐到了杯里:“原来你比我还大三岁呢,简直不敢相信。”马明太太明明觉得自己看去年轻一些,硬是说丽莎年轻。说到年龄,成人世界总这样虚伪。马明太太心里美滋滋的,举手示意服务生送来账单。
账单送来时,竟然八十美元。外加十美元小费后,将近一百美元吃了这样一顿简陋的午餐。面碗虽大,除了汤富裕外,其余内容却是贫乏。小菜的碟子小到不能再小。 .99的卤牛肉小菜竟然只有六片像纸一样薄的肉,平展地码在盘里。毫不夸张地说十几个小菜同时倒入一个正常的大盘子恐怕都填不满。
丽莎起身抢付账单时说道:“在我们门上吃饭,自然由我们来付。”
手快的马明抢着付了账单,走回座位时说:“我们提出的吃饭,当然由我们来付了。”
两对夫妇走出面馆,握手告别时,阳光朗照在他们身上。
回家路上,马明太太问马明:“你觉得今天的饭怎样?”
马明说:“那还用问?都是这疲软的经济给闹腾的。这样的小面馆,估计也奄奄一息,危在旦夕了。”
“也不知经济什么时候才能好转。”马明太太端详着车镜中自己的脸,自言自语。

写于2016年1月26日LA

共 28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经济疲软,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老朋友夫妇相见,二十年沧桑令人感慨。本篇小说语言流畅,描写生动,细节真实,欣赏佳作。感谢赐稿。【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2-14 20:58:42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6-02-15 0 : 8: 0 谢谢至简老师的阅读和评语。认识了老师,于是开始拜读老师的作品,受益无穷。孩子口臭怎么办
小孩脾虚的原因
小儿咽喉肿痛
小儿眼屎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