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贤者与少女 第八十五节:阿布塞拉

2020-01-16 23:0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贤者与少女 第八十五节:阿布塞拉

草原没有别的景色,除了浅蓝色的天空和上头漂浮着的白云以外,唯一存在的,就只有一望无尽摇晃着的野草,以及这终年未停的,吹拂在大地上的清风。

偶尔有几处灌木和树木也都是孤零零地立着,与更靠近海岸线的南境无边无际的森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移动和奔跑是这片里加尔世界上横向长度最长几乎跨越了整块大陆的土地上永恒的主题,生长在这儿的草原战马我们前面就曾提及过它们耐力惊人,虽说身材不够高大强壮,但在长时间的跑步上,亚文内拉和西瓦利耶主流的高头大马,是远远无法与它们相媲美的。

唯有无边无际的阿布塞拉大草原才能够孕育得出来这样的生灵,这里的食草动物包括蹬羚和牛马都是相当擅长于奔跑的,而食肉动物当中,不同于它们生活在森林当中的亲戚更喜欢采取伏击,草原上的狮子和猎豹这样的大猫也通常都喜欢与猎物竞速赛跑——因此耐力,成为了决定是否可以生存的一大重要因素。

无边无际的草原没有藏身之所,天敌掠食者自然不提。雨水带来的洪流又或者是龙卷风之类的自然灾害,在这些轻易地就能够席卷大片区域的威胁下没有能够藏身的庇护所的动物们自然只能通过奔跑通过运动来进行自我保护。生命总是多姿多彩的,虽然如同大象犀牛大型杂龙类之类的选择以巨大的体型来避免被掠食者打主意的大型动物这里同样大量地存在,但绝大多数的草原生物,还是独树一帜地,具有强悍的长距离奔跑和跳跃的能力。

即便是那些人类印象当中十分迟缓的大型生物,事实上也常年四处迁徙——这样做的原因自然是气候的变迁,虽说地处热带和亚热带,但失去了作为水分和温度保存作用的灌木和树木,这里的环境可谓相当地恶劣。在白天太阳直射的情况下水分会非常非常快地蒸发,而到了晚上草原上寒风呼啸的时候,气温又会迅速地骤降到十几度的层次。

水源是促使这里的所有动物们迁徙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随着雨季和旱季的更替它们必须不停地移动,否则就会渴死饿死甚至是晒死。而这一点不单单是对于野兽,生活于草原上的人们同样如此。

“呼——”米拉伸出了自己被晒成小麦色的双手瞧了一眼,这里的一切都让她回想起自己的生长的故乡艾卡斯塔——只是阿布塞拉的狂风不像艾卡斯塔只在秋冬季节带走温度,即便是盛夏时分据说来来到这儿过夜的话也最好再多带上一条薄毯,或者多穿一件衣物。

风在呼啸,轻薄的棉质罩袍的下摆被吹得随风摇摆,露出她身上闪闪发光的半身护甲。

由于没有遮拦物的缘故,为了防止穿着护甲的情况下金属被太阳直射迅速升温导致体温过高中暑休克,一件套在护甲外头的轻薄罩袍,是相当重要的装备。

白发少女骑着比别人更加高大的战马全副武装英气十足,她的周遭围着的大部分都是也穿着护甲的佣兵,这些人占到了三十来人左右的程度,米拉在这其中并不算十分地显眼。而余下的还有十来人则是商人的模样,长长的队伍大部分人都是骑着马的,四辆帆布斗篷的货运马车拉着他们的生存物资。除此之外还有十几辆尺寸不算小的,拉着一个个木质笼子的马车存在。

这些人,是来跟草原人做生意的。

我们曾经在前面的故事当中提到过南境跟草原之间唯一互相输出的就是战争和流血,这其实并不算完全准确,因为就连西海岸那边的索拉丁高地都有草原人的归化民存在了,较为“开明”懂得出售一些掠夺而来的物资去获得自己所需的草原民族,自然也是不会稀少的。

所谓富贵险中求,官方和整体的地域是冲突的,持续地处于一种互相征战的状态当中。但私底下,奴隶商人和各种宝物金银之类的贩卖者,常常都会冒着被杀头处刑的危险,跑去那边试图以低廉的价格从并不懂得市场行情不懂得商业的草原人那儿,以极低的成本换来高价值的宝物。

亨利和米拉这一次所在的这一支商团就是一支奴隶商人的队伍,或者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自然还是跟他俩跑去寻找费列克斯家族的胡安的那件事情有些关联。由于两人交谈用的是拉曼语并且夹杂了不少本地的俚语以及专业词汇的缘故,米拉只能听得懂个六七成,许多具体的细节她都不得而知。

但尽管如此,亨利和她此行前来这里到底为的是什么,米拉也已经大致上地有了一个概念。

她撇过头看向了前方有意无意地护卫在自己两侧的那些穿着半身甲和板甲衣之类最不济也是扎甲搭配罩袍的精锐佣兵,这些人一共有差不多十五个左右,穿着风格各式各样平常也没有太多的联系和交流,混杂在其他雇用而来的自由佣兵当中并不算十分地显眼——但他们却并不是真正接受了这个任务的佣兵。

就好像这一整支奴隶商人的队伍一般,这十来名的护卫佣兵,全都是老胡安从费雷克斯家族旗下的力量当中抽调出来的。在佣兵公会颁发的雇佣来余下那些绿牌蓝牌佣兵的任务说明当中写的目的是护送他们前去与阿布塞拉草原上的某一部族进行交易并且回来,但只有米拉和亨利还有其他的那些费列克斯旗下的人才明白,这个任务,仅仅只是次要罢了。

老胡安这一次的付出不可谓不大,阿布塞拉大草原上危机四伏,即便是以前合作过的草原民族也指不定今天忽然心情不好了或者心情太好就决定要杀掉你了,更不要提那些绝大多数的敌对民族。派遣到这儿的部队所有人都必须做好有去无来的准备,而整整一支商队加上十几人的精锐佣兵,对于一个仅仅只是在城镇里头算得上强大的贵族家族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兴师动众了。

耗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去帮助亨利,按照老胡安自己的说法,那自然是免不了要煽情一番说是为了救命恩人之类的做这点小事何足挂齿之类的说上一通。但这种话连米拉都骗不了,也就只能维持一点表面上的温情。他到底是个老奸巨猾的南境人,不见兔子不撒鹰,虽说救了命是事实,但没有利益的话老胡安最多口头上表达一下支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投入大量的资本。

南境人的本性就是如此,总是笑脸迎人但切莫真正地去相信他们会为你好,若是没有利用价值的话就算是救命恩人他们也会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而我们那万能的贤者大人深知这一切在寻求老胡安帮助的时候自然是没有像愚蠢的年轻人那样去提起救了他好多次之类的事情,而是单刀直入地就抛出了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

米拉望着前方亨利的背影,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份的末尾,从南境出发穿过森林来到草原的道路并不好走,就算走的是相对平缓的地带,他们也仍然花费了很多的时间才来到了这边。此刻前方的轻装佣兵正作为斥候骑着马在附近奔跑巡逻确认是否安全,带着十几辆马车的队伍行动起来肯定是跑不过那些草原人的,因此必须事先确定前方没有埋伏或者是路过的部族,之后才继续前进。

‘但是这样到底,会是一件好事吗。’停留下来的不少人都在喝水或者喝酒补充体能,而白发的洛安少女这样思考着,不知不觉间小眉毛又是皱到了一块。

“还在思考那件事么。”或许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前方的贤者灵活地指挥着马匹小碎步倒退回到了她的身边,然后开口用音量不高的西海岸通用语这样询问道——米拉点了点头,而亨利沉默了一小会儿,接着对她说道:“决策和进步总是伴随着阵痛的,不论哪一种都是一样,虽然会带来的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们暂且不得而知,但痛苦过后,总会有一些什么事情发生改变。”

“而且,这不是你一直在期待着的事情吗?”亨利对着她微微一笑,而米拉愣了一愣,然后反应了过来,用力地点了点头:“说的是呢。”

她这样说道,又过了一会儿前方传来几声简短的“哔——”声——这是斥候回来的暗号,草原上一望无际远远地就能够瞧见彼此,因此若是被游牧民族的巡逻骑手发现的话他们最好迅速地解决掉对方——单纯衣物之类的辨识的话有可能被对方杀掉然后伪装,因而在这边旅行的人自然也都是学会了这样简短的口哨暗号的方式。

“喇——”前方的几名佣兵松开了手中对着前方的弓弦把箭收回到了箭囊之中,然后重新翻身爬上马背。吹口哨这种方式虽说也有被发现的风险存在,但考虑到斥候们回来要么已经是被敌人发现的要么就探查完毕发现附近没有敌人,因为吹口哨而被发现的可能性是相当微弱的。

“确认前方情况。向前进发!”负责充当斥候的两名蓝牌佣兵回归以后这样说着,正在附近休息的不少人都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事情重新翻身爬上马背或者是马车的座位,紧接着众人甩动马鞭,开始了又一天的前进。

那两名骑着优秀草原战马的蓝牌斥候回归到队伍以后通知了前进就结伴再度朝着前方跑出,虽说之前已经探查过了但侧翼的存在仍旧是重要的,十几名混杂在佣兵队伍当中的费列克斯家的手下里头也有两人骑着马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游离在主阵之外的他们可以更早地发现游牧民族的踪迹,不论是警戒逃亡还是交战交涉,取得先机都是得以合理安排应对措施的必要条件。

浩浩荡荡的队伍向着前方迈进,草原游牧民族的存在一向缥缈难寻,他们不仅仅会对着南境人和西海岸人进行掠夺和杀戮,各大部族之间的征战也是连年不休。加之以驱赶牛马羊随着水草而行的生活方式,要找到某个特定的过去曾经交易过现如今也仍旧愿意交易的部族,本身就已经是一种不小的冒险。

这趟旅途最终或许会功亏一篑也说不定,但不论如何,眼下他们还没迎来那种时候,只是在一米多高的草丛之中迎着毒辣的太阳,缓缓地继续朝着前方迈进罢了。

日落,月升。

耗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长的草和短的草还有带小片积水的草地当中前行,目睹的全都是相似的景色,最初对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的那种震撼变成了麻木以后包括米拉在内的许多第一次来到这儿的人都开始感觉到自己有些疲惫,所幸在充实的前进当中时间过得很快,无遮无拦的天空中太阳变成了橘红色以后,借着最后的余光他们找到了一处有几颗大树和不少灌木的地方,顺带还捕获了原本躲在这儿的几只土拨鼠作为今夜的加餐。

吃这种啮齿类的动物米拉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抵触的,不过本来就仅仅只有几只野兔大小的土拨鼠也并不足以被所有人分食,所以白发的洛安少女只好是和其他人一起,享受了用大锅熬煮出来的咸肉和谷物浓汤,再搭配上面包和面饼,也算是吃了个酒足饭饱。

商队的出行和狩猎队伍可不一样,走的是相对平缓的道路他们携带的物资可谓十分充足,四辆物资马车上面堆叠到临近车顶之后用麻绳捆绑加固的一大堆干粮和咸肉还有腌制蔬菜之类的东西足以供整支队伍一直吃到二月份左右,加之以各种牛羊还有野兔之类的存在,单就食物的话,这个层次的人数是不需要担心太多的。

麻烦的,就只有如何去寻找那支作为他们目标的部族罢了。

十几辆带有笼子的马车围在了四周形成了临时的城墙,众人取下了各自的帐篷开始就地扎营,不论如何,今天是已经过去了。

安排完了轮班首页的人选以后,一行人真正在阿布塞拉大草原上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开始了。(未完待续。)

肃南县民族医院怎么样
康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甘肃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莱芜治疗盆腔炎医院
邢台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