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觅仙 第五百章 真假高人

2019-10-13 00:05: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仙 第五百章 真假高人

那族长也发现了一股强大气息靠近自己的府邸,立刻朗声说道:

“何方高人驾到,晚辈未曾远迎,还请前辈恕罪”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五六十岁的精瘦老者从楼阁中迎出,并向李慕然恭敬参拜。

“前辈一定是洛风等人请来的高人吧,洛风等人现在何处?”族长老者问道。

李慕然微微一笑,对方肯定是将自己当成了外来的援手,而那洛风,也正是老者派出去相请高人援助的族人。

说来也巧,对方正好要请高人前来相助,而李慕然恰好在此时出现,这里又如此隐秘,多少年来从未有外人来过,难怪族长和花农等都会产生这种“误

李慕然也懒得解释自己出现的原因,他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将那厉鬼和此处的情形详细说给老夫听听

,老夫再做定夺。”

“是”族长老者将事情的前后因果简单的叙述了一遍,除了细节丰富外,与花农所言一般二。

“原来如此”李慕然点了点头,忽然间嘴角微翘的说道:“你关在洞府内的那些低阶弟子,都是你抓来准备献给厉鬼的祭品吧?”

族长老者闻言脸色大变,又惊又怕,但他很镇定下来,说道:“前辈果然高明晚辈将那些人藏在密室中,还设下了一层强大隔绝封印,前辈居然都能通过神念而探查到,晚辈深感佩服”

“实不相瞒,外面的那座黄土坊市,其实就是晚辈暗中设立的。晚辈设立此坊市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附近的低阶修士来到此处,伺机捕捉一些落单的修士,作为厉鬼的祭品。”

“起初,每年只须一对祭品,所以完成此事倒也不算困难,也不太容易引起注意,只是手段有些卑劣。但近那厉鬼忽然要求一百对祭品,我等要是这么做,肯定会惊动黄土坊市的低阶弟子,到时候再人敢来黄土坊市,厉鬼的目标就会转移到我等族人身上,本族也就到了穷途末路。晚辈思前想后,恐怕也只能违背祖训丨邀请外人相助。”

“前辈只要助我等灭杀那只厉鬼,此处的任何宝物,都可以献给前辈作为答谢。只是这座秘境的秘密,还请前辈不要外泄,好让我等族人有一个隐秘的栖息之所。当然,如果前辈要带族人进入此处,我等也十分欢迎,一定能与前辈族人和平相处。”

李慕然点了点头,他已经猜出那黄土坊市只是一个幌子,现在对方主动交代清楚,将自己的阴谋诡计表露出来,倒是显得颇为诚恳。

一旁的花农也是面有愧色,显然族中各人都多多少少的知道族长抓捕外界修士作为祭品、以保族人的做法,这种做法显然不够光明正大,但为了生存,也是迫不得已。

这种卑劣手段,李慕然却是司空见惯,修仙界中,比这阴毒的做法比比皆是,不足为奇。不过这同时也说明,这个族长可不是什么心善之人,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与修仙界的大多数修士并什么区别。

“那厉鬼为何要挟你等替它寻找祭品,而不亲自出手?”李慕然追问道。

族长老者说道:“这一点晚辈也不甚清楚。晚辈猜测,它恐怕受到某种禁制约束,法离开这片封印空间。至于抓捕外界修士作为祭品的做法,当初就是厉鬼唆使晚辈去做的。”

“奇怪”李慕然眉头一皱:“既然如此,它为何突然提出一百对极品的要求?这要求明显太高,它应该知道你等绝法完成它为何要将你等逼入绝境?”

族长老者连连摇头,叹道:“大概是它觉得我等已经没有多少利用价值,所以打算与我等撕破脸皮,要将我等一一吞食吧。又或者是它功法即将大成,也用不到我等协助它寻找祭品。”

“嗯,的确有这种可能”李慕然微微点头。

他略一沉吟后,说道:“好吧,如果真如你所言,那厉鬼也不算特别厉害,老夫就助你等去灭杀那只厉鬼。不过事成之后,老夫也要将此处封印空间搜个底朝天,看看是否有老夫需要的宝物,到时候也需要你等配合协助。”

“多谢前辈”族长老者见李慕然答应下来,便大喜的说道:“只要前辈灭杀厉鬼,助我等脱离苦海,我等自然舍得将一切宝物相赠。只不过先祖当年留下的几件至宝,也都被那厉鬼夺走了。前辈灭杀厉鬼,也可以将那些宝物据为己有,我等绝不敢索要。”

见族长老者态度诚恳,李慕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厉鬼现在何处?”李慕然问道。

“这个晚辈也不敢确定。每次晚辈都是带着祭品放置在森林另一侧的湖泊旁,一段时间后,那厉鬼便会自行收走祭品。”族长老者说道。

李慕然闻言心中一动,说道:“既然这样,那老夫便扮作一名祭品,与其他祭品一起去往湖泊旁,想必不多久后便能见到那只厉鬼。”

族长老者也正是这个想法,不过却不敢说出来,如今李慕然主动提及,他心中一松,拜谢道:“如此便委屈前辈了,我等感激不尽”

随即,族长老者便从密室中带出十余名昏迷的气脉期弟子,他们的身上,都贴着一张封印法力的符篥。

李慕然收敛气息,同时脸上灵光一闪,容貌大变,立刻也化为一名气脉后期的少年。

李慕然向族长老者说道:“你若不给老夫帖一张封印符篥,只怕会露出破绽。”

“晚辈不敢,只是一旦贴上这封印符篥,法力就会受到禁锢,对敌之际恐怕不妙。”族长老者犹豫的说道。

“放心,你这种封印符篥,老夫随时都能将其解开”李慕然含笑说道。

“那便太好了”族长老者又是一喜。

他取出一张封印符篥,先是向李慕然恭敬的施了一礼,然后将其祭出,飞来帖在了李慕然的背上。

李慕然凝神看了那封印符篥一眼,然后便没有放在心上。

以他对符篥之术的造诣,自然不必担心对方可以在符篥中玩弄花样。

至于这张封印符篥,封印之力倒也不弱,但在李慕然手中,足有十几种方法可以瞬间化解此符的束缚之力。

族长老者便带着李慕然和一于“祭品”,乘着一枚飞舟法器,向森林另一端的湖泊飞去。

这片空间不算太大,不多久后,他们便飞到了湖泊旁。

族长老者将李慕然等留下,并朝湖泊大喊了几声“请大人享用祭品”,然后便飞离此处。

李慕然双目微闭,屏气凝神,和其他昏迷的低阶修士看起来一般二,但实际上,他的神念却在悄然查探着周围环境。

但是周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偶尔有一些野兽,来到附近饮用湖水,却不敢靠近李慕然等一群人。

足足等了一日,入夜后,李慕然终于感应到了一点细微的动静。

湖泊中心某处,原本平静如镜的湖面上,忽然间卷起了一阵涟漪,并逐渐形成一个漩涡。

漩涡越来越大,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后居然卷起了一片巨浪。

巨浪之中,一个黑影一闪的飞出,化为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呼啸着向岸边的这群人扑来。

与此同时,田野旁的村落中,一名神游初期的青年带着几名气息深不可测的黑衣人出现在空中,但却没有停留,继续向前飞去。

族长老者正好从湖泊处返回,见到了这几人,当即大喜的向那青年说道:“洛风,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前辈也是你请来的高人吧,想不到你请来了这么多高人,不止一位”

说着,族长向那些黑衣人躬身一礼,拜谢道:“多谢诸位前辈前辈相助,我等感激不尽。”

“少废话我等这就去对付那只厉鬼,你等速速远离,不要打扰”一名黑衣人冷冷的说道。

族长老者一愣,说道:“可是,先前已经有一名前辈去对付厉鬼了,他已经在湖泊旁等厉鬼出现了。”

“什么,已经有人捷足先登?”黑衣人脸色一沉,微微一惊。

那青年修士也是一惊:“什么前辈?这是怎么回事?”

族长老者也是大惊,反问道:“那是一名白须老者,今早才出现的,难道他不是你请来助我等灭杀厉鬼的高人?”

“根本没有这回事”青年修士皱眉说道:“我只请来了身边的这几名高人而已,根本没有邀请其他人”

族长老者困惑的说道:“难不成那人是洛临请来的?”

“不可能洛临已经死了”青年不假思索的答道。

“死了,这,这是怎么回事?”族长又是一惊。

青年支支吾吾几声,叹道:“我二人奉命去寻找高人相助,但刚离开此处不久,就遇到意外,洛临不幸遇难。幸亏遇到了这几名前辈出手相助,我才捡回一命。”

族长老者眉头紧锁,他看得出来,青年言语间明显有所保留。

“一下子来了好几名高人,究竟谁真谁假?”族长老者顿时心绪万千。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介绍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地方在哪
北京熙仁医院专家出诊表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是哪级医院
北京熙仁医院在线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