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圣王天尊 第一百五十三节 强者凯迪

2020-01-17 03:3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王天尊 第一百五十三节 强者凯迪

哈哈哈,我的雷伊,恭喜你又为我们得到了一员强者我们为你准备下了美味的食物和美酒,来吧介绍一下这个强者。我要用最高等的待遇欢迎他的加入。塞利等人在华丽的大帐中等待着雷伊的到来。。。。

很抱歉塞利大人,我没有将强者带回来我失言了,我请求您的处罚!无论什么样的惩罚我都接受。说完单膝跪倒在地上。赛利楞了一下注视着雷伊旁边是一片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没有一会儿赛利严肃的问道:雷伊,我相信你但是我想让你告诉大家你为什么要改变决定呢?你不知道私自改变是要被诛杀么?我想你会给我一个让我改变注意的理由的对么?雷伊抬起头看了看赛利又看了看大帐中数百双一伙的眼睛徐徐的说道。

大人,我第一次擅自改变大人的命令我已经很羞愧了你的大度让我吃惊非常本来我是想让他投降但是我怕得不到就算得到了也是得到的一具没有灵魂的驱壳所以我再次改变主意我想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大人你惩罚我吧!雷伊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说着跪倒在地不再说话。赛利走了过来扶起雷伊说道:我不想失去那位强者但是我更不想失去你啊雷伊我会另想办法的好了我的将军累了快去歇歇吧!你丰厚的奖励会在你睡醒的时候看到的。去吧哈哈哈,雷伊施礼后出了大帐。。。

各位,我们怎么办啊!看来我们的想办法了,洛里斯我命令你带着你的军团准备出击。实在不行只有战争来说话了。塞利大人请允许我带着我的军团出击吧!我向你保证用不了多久我会将对面的敌人杀光除非他们投降众人一看是火雷军团长鲍勃希拉里都点了点头,赛利看着身材消瘦一头火红长发的鲍勃希拉里军团长暗道:杀手锏就是杀手锏!火雷,血龙,暴雪,天火,风暴,海啸六大军团是赛利最为自豪的贴身军团,人数艘在数百万以上实力强大清一色的中位神实力,轮群战或单兵都是让人可怕的存在,就是这六大军团曾经叱咤于这个高等神位面飞快的壮大了自己的实力可以说功不可没啊!就在赛里觉得该是出击一下的时候就要下命令了。

等一下赛利,你不能这么冲动贝蒂及时的站了起来制止,塞利等人都疑惑的看着贝蒂,贝蒂看了看大家说道:各位不要冲动赛利我总觉得对面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雷伊的战斗我一直在看我总觉得和雷伊对战的那个孩子很熟悉在对方的人群中我敢说到了很熟悉的味道我赶忙扫视但是我没有发现太奇怪了难道!对了,你们不知道那个孩子很像西塞尔?更像保罗啊!难道他和。。。

哈哈哈,贝蒂你这些日子太辛苦了我建议你还是休息一下的好,你放心我一定将我们的朋友都找齐。好了各位我们大军在外时间太长了不能再拖下去了我们应该尽早的结束这该死的战争,我的建议布兵攻击才是上选就在此时卫兵急急的进来禀报到:大人,敌军向我们进攻了。众人一听都吃惊了,赛利忙问道:来了多少人?卫兵答到:大人一支百人的小队未收的医院强者很是厉害已经冲杀了我们不少人维塔克斯将军已经带人顶了上去了。塞利一听摆了摆手卫兵退了下去赛利看了看众人说道:呵呵,看来敌人已经比我们还着急了我们就如他所愿吧!各位谁愿意去出战让敌人指导一下我们这里强者真的很多很多数都数不过来,众人纷纷站起来请战着。。。

大人,我去吧!我一直觉得没有为大家做点什么啊!赛里一看是暴雪军团长尤里科夫点了点头说道:也好,有尤里科夫先生在我就放心了不过尤里科夫先生自从你和塞恩佳布,奥迪拉基里加入为我们立下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我们都很感谢你。记得要安全回来我们不能缺少你火雷军团不能没有你。尤里科夫点了点头出去了。。。。

哈哈哈,太弱了还有没有强者出来和我伟大的莱文萨罗利一战呢?此时地面上站立着一员战将耀眼的战甲上覆盖着一层天蓝色的冰霜元素,极度的奇寒之气直冲云霄骄傲霸气的气场让周围数里之地刮着屡屡旋风身后幸存的数十人身上被鲜血沾满了显得那么的狰狞。地上躺着大片的死尸残肢断臂混杂着鲜血到处都是。都注视着对面的军营。对面临时建成的百米高的要塞城墙上一排排附魔连弩和巨大的魔晶炮阴冷的对准着这里。没一会就见从城墙内飞来一片人影人数百人左右强大的气场也让莱文萨罗利等人吃了一惊,莱文萨罗利细细一看这一片翠绿色的影子承托着的是一员金甲的战将在对面十余米外站定。尤里科夫站定一看对面的嚣张强者一头棕色的长发蓝色附魔战甲上元素流动很是英武奇寒的气息让尤里科夫感到吃惊。莱文萨罗利对着对面霸气外漏的对手也是心里暗赞赞对手的强大,赞对手元素战甲的强大,赞对手不惧气场敢于正视自己,赞。。。。。

你就是叫嚣的莱文萨罗利么?我是火雷军团长尤里科夫,来吧我们较量一下吧!尤里科夫说着话浑身附上一层土黄色的防护晶体一柄闪耀着土系光芒的骑士长枪出现在手中霸气的能量和元素的外张让莱文萨罗利不由得倒退了几步手下的人哼是可怕的倒退了十余米。莱文萨罗利大吃一惊也赶忙为自己加持了防御熊熊的火焰犹如火龙盘顶般的向前进了一米左右同样尤里科夫也是硬生生的后退了几步手下也是退了数米。

不错,是个值得我出手的强者对手,来吧!莱文萨罗利看到尤里科夫是一位较为成熟的男子,手持冒着火焰的黄色长枪,飘扬的长发显得极为的沉稳,但若细看双眼,还是有着些紧张,毕竟他的对手真的很强大。他在进步,难道他的对手就没有进步吗?因为在这高等神位面中,大家都是很刻苦修炼的。不时,在众目之下,莱文萨罗利终归还是在气势相慑之下而先出手了。忽的一下,莱文萨罗利双脚离地,脚面贴紧着地面极射而出,手中长剑如蛇探出,直面击向尤里科夫。尤里科夫见莱文萨罗利冲来,长枪如雷电般的闪过。这一枪虽去得快,但莱文萨罗利的身形更快。鬼魅的身形就像是灵蛇般的缠绕,沿着尤里科夫的侧身瞬间掠到了尤里科夫的右侧,更是带动着手中的利剑,沿着尤里科夫的身上便就是跟着一划过去。尤里科夫一惊,莱文萨罗利的那一剑的度实在是来得太快了,身形又是来得如此诡异,莱文萨罗利去势太急,一时难以收回来,更是难以作出反击。无奈之下,便将身子极射的扭转了过来。

咻的一声,尤里科夫虽然躲过了凌厉的这一剑,但持枪的手臂,一块战甲的甲片竟然被划破了开来防御出现了裂纹,尤里科夫满脸惊骇的闪了开来。莱文萨罗利脸一冷,脚直往地面一蹬,手中的长剑一紧,咻的一声,又直往尤里科夫那逼去根本不给任何停留的机会。尤里科夫一惊,当即蓄力挥枪扫出了数道凌厉的剑芒。莱文萨罗利脸色沉冷,近身而来的枪芒,轻松几剑哗哗而过,尽皆就被粉碎。身形似剑,长剑如虹,直取尤里科夫的胸心。尤里科夫干脆不躲,身子如保垒般的站稳,周身之力汇集于剑,金光大闪,迎着莱文萨罗利所逼来的凌厉一剑便就一挡。

砰!~一把剑一柄枪,就这样简单的碰击,巨震之下,光芒爆射而开,徒荡起了一股强烈的势波。而在这一枪,莱文萨罗利斯感到手中巨震,身子竟然被尤里科夫给一枪逼退。忽的一下,莱文萨罗利竟然回旋狠扫出一剑,直踢了过去。尤里科夫冷汗一惊,这莱文萨罗利的攻势也实在是太猛了吧。当即,尤里科夫也是迎上踢出一枪。可是,没想到,莱文萨罗利的这一脚是虚的,整个身子竟然极的来了个后翻,身子竟又诡异的扭了过来。咻的一声,那犀利的长剑,竟又极的直刺了过来。

尤里科夫大骇,自己的去势实在是太猛了,一时反应不及,便惊恐的盯着那一剑刺来随手释放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气刃。但是,那如毒蛇般的长剑,却是没有想象中的刺中尤里科夫的胸口,而冰凉的长枪闪耀着死亡的阴冷架在了莱文萨罗利的脖颈上,然后便传来了冷冷的声音:“你输了!记住你不是最强大的人,能轻而易举杀死你的人太多了”!

这一刻,莱文萨罗利愣住了,甚至所有的手下人人都愣住了。这一剑来得太快了,来得太突然了,莱文萨罗利根本就是完全的没有反应过来,那一枪就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甚至还感觉到了那枪中所传来冰冷的气息。输了,莱文萨罗利输了,而且还输得很意外,输得很突然也输得让莱文萨罗利心服口服。尤里科夫确实是很强强的如此的可怕,就是自己这等强者也是轻松的就被击败了。随后,莱文萨罗利便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长剑,静静的站立着。待莱文萨罗利回过神之时,便佩服似的对尤里科夫笑道:“你竟然是那么的强,看来我是无法越过你了,而我在大人那里许下的那个承诺,或许也是无法再实现了。你动手吧!我没有怨言!但是他们我希望你放过他们。说完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说道:上帝最不喜欢骄傲自大的家伙了!

尤里科夫虽然没有正眼看着莱文萨罗利,但那冰冷的脸色中却是多了一丝的忧色,便淡淡的回道:“不,莱文萨罗利,你已经很强大了,相信要是没有战争的话总有一天你一定会越过我的。”“恩,有你这话就够了希望来世再见吧!”莱文萨罗利笑了笑。尤里科夫没有说话眼中的杀气越来越浓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很多长枪举了起来对准脖子就要砍下去。。。。

一道蓝色的强光急速的射向即将砍下的长枪“噹”的一声响长枪顿时歪了几分紧贴着胸前落了下去战甲上留下了一条三寸唱的划痕。尤里科夫大吃一惊暗道:能将自己的长枪击退的强者太少了这次是何人呢?不但尤里科夫疑惑莱文萨罗利和众人都疑惑着就在此时从远处飞来一道人影,一身华丽的锦袍手持一杆魔法杖枪面貌清秀出奇的是头发也是金黄色。

凯恩队长!尤里科夫失声的叫了起来!

哈哈哈,哦又有人认错我了,我和你说的那个凯恩很相似么?为什么好多人都这么说呢?保罗大人和菲娜科琳夫人以及很多大人也错认过我,呵呵呵,这位尊贵的先生你能放过莱文萨罗利么?尤里科夫没有说话眼神直直的看着这个少年暗道:太强了也太像了!

哦!抱歉抱歉!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凯迪,恶魔之火军团中的火龙军团长,呵呵,这样吧!你要赢我我愿意带着我的五大军团投降,莱文萨罗利得事我也不管了,我要是赢了你那就请你放了莱文萨罗利怎么样?尤里科夫一听笑了起来半天尤里科夫突然停下笑声眼神冷峻的说道:呵呵,很不错的主意,我想问一下要是你输了是不是还有抢着再来讲出和你一样条件的人呢?那么我怕我会很没有耐心的!你们。。。

不不不。。。尤里科夫先生,我用我的生命发誓这次是最后的一次我很抱歉再次的失言不过请你放心这次如果我输了我一定会竭诚所能的小众你们为你们奉献出所有包括我的生命,我向主神发誓。尤里科夫从眼神中看到了这个凯迪的认真也看出了这个莱文萨罗利的重要性,这个莱文萨罗利究竟是什么人呢?

原来这莱文萨罗利,在恶魔之火也是鲜有名气,实力强大,正是数届届青英大会的冠军。而且又是经过了那么多年的修炼,这莱文萨罗利的实力却又是强大了不少,至于是有多强,那就没多少人可以知道了。最重要的是这个莱文萨罗利还是魔武双神沃塔鲁斯先生的儿子,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当然这是不为外人所知。

这时,凯迪已经站了出来,对尤里科夫笑道:“好了,我们可以开始了么?尤里科夫点了点头,瞬间强大的气场弥漫着方圆数里。凯迪还是那样嬉笑的样子,手中也是那器物,就是这样望着还在疑惑的尤里科夫,时不时还回头望着不远处的莱文萨罗利,似乎这场战斗对于凯迪来说没有丝毫压力一般。也许大家可能感觉不到,但尤里科夫却是清晰的感受到,看似那嬉笑的凯迪竟然带来了一股压力。不由的尤里科夫竟然感到了心慌,握枪的手,已经渗出了冷汗。凯迪沉静自然,稳如雕像,仿若视一切都不存在,更何况是尤里科夫。

好强大的对手啊!天啊!他为什么和凯恩队长如此的相似啊!我能不能打赢他呢?为了壮势,尤里科夫身上骤然涌起了一股强大的势气,横举起手中长枪,光芒盛起,闪烁着凌厉之光。尤里科夫双眼注视着凯迪,沉声而道:“雷电系尤里科夫,请指教!”

“恩。”凯迪不语,只是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尤里科夫一愣,这凯迪也太不给人脸色了,感觉就像是在看不起自己一般。尤里科夫虽然不会轻意动怒,但心里也是非常不舒服。见凯迪不动手,便握紧了长枪,提醒似的叫道:“小心了!”凯迪无动于衷,淡然而视,大家还以为凯迪是不是傻了呢。

尤里科夫总觉得古怪,见凯迪无视自己,便站立于原地不动,但手中长枪却是哗哗挥出了数道凌厉的剑芒,直往凯迪射去,但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剑芒的力道并不是很强,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挡住了。剑芒射来,凯迪依然还是愣着不动,有些人都忍不住闭上了双眼。然而,眼见那些剑芒就像射中在凯迪身上的时候。霎时间,在凯迪的身上就泛起了淡淡的光层,而就这看似普通的光层,竟将那些所射而来的剑芒纷纷粉碎了,化为了无数光点,消逝不见。待光层淡去,凯迪若无其事,简直没被伤分毫,一脸平静的站立着。

尤里科夫一惊,众人也是跟着一惊,没想到,尤里科夫的这击,虽然没尽全力,但也去了七八分,而凯迪只是轻描淡写的就完全化解掉了尤里科夫的攻击。这一下,大家也不敢再小看凯迪,紧紧的望着。尤里科夫也是神色凝重,他的感受是最深的,他知道,凯迪的实力很恐怖,可越是如此,尤里科夫所被激的斗志便越加的强烈。

这一次,尤里科夫也不再手下留情了,周身之力,灌注于手中长枪,身形仅是微动了一下就已瞬间掠到了凯迪的身前,手中的长枪便猛得迎上一划,带动着半月形的剑弧,直接斩向了凯迪的身子。如此度,如此距离,这一枪难如而躲,但凯迪的身子却在最惊险的一刻生了偏移,诡异的闪到了左边。

尤里科夫一惊,还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手一紧,长枪顿停,手一扭,长枪去势突然变改,直往凯迪闪去之处横划了过去,势不当减。

这一枪可就是尤里科夫全力的一枪,在神力的灌注下充斥着强烈的金光,去势如破空,枪声尖锐,听得都让人觉得惊寒。但是,大家却都看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就在尤里科夫那凌厉可怕的一枪划来之时,不仅没躲,反而还伸出了右手。手掌中瞬间充斥着浓郁的白光,白光之中,甚至还缠绕着如蟒蛇一般的剑光。顿即,凯迪便将那一手直接抓向了那一枪。枪身便被震了一下,散荡开了金光,但那枪却被如同钳子一般的手给牢牢的扣住了。

枪被扣,尤里科夫满脸惊骇,几乎所有人也是惊骇不已。从未想到,神器之枪,尤里科夫全身之力,如此锋芒,本改而避,竟然就被凯迪空手抓住,甚至还瞬间消去了枪中力量。大骇之下,尤里科夫正欲收回长枪,突然之间,在被凯迪所抓之处,竟然蔓延出了道道剑光,就像是蟒蛇一般,缠绕着枪,再缠绕着凯迪的手。顿即,在电光渗入手臂之时,便传来了一股剧烈的麻痹之痛,更是势如长河,袭身而来。

“电系攻击!”尤里科夫不由惊叫了一声,当即腾出左手,手中伴含巨力,充斥金光,直往凯迪胸前拍去,只欲挣扎。但想不到的就是,一道拳影闪过,凯迪出拳,其度更快,甚至是比尤里科夫还要抢前一步,猛得击中了尤里科夫的那一劲掌。砰的一声,拳掌相拼,金白两道光芒爆射而出,不同的是还夹含着了一道电光。尤里科夫两手中都传来了剧烈的麻痹之痛,渗入体内,周身紧跟着一麻,轰然又是一股强横的震力,尤里科夫整个人连同带枪,竟被反弹了出去。而在弹落地之时,尤里科夫还是勉强稳住了身形,但身上还是感到麻麻的,一脸震惊不已,而凯迪似乎就是根本没动过一般,若无其事的站立于原地。

而围观者,除了震惊,更是不敢相信,甚至是所有的人,都是被凯迪给惊住了,因为凯迪的力量实在是太古怪了,竟然又还诡异的融合了电属性之力,攻击威力大增,更为可怕。可想而知,凯迪的实力很强,已经可算是上位神玄满级之境了。虽然不是大规模的拼斗,但尤里科夫的技与攻击之力还是很强大的,竟还是被凯迪给轻松的击退。虽然现在只是简单的拼斗,但一看便知,尤里科夫完全不是凯迪的对手。而尤里科夫心里也是明白,但也没有就此放弃,正因来自于骨子里不屈的战意,尤里科夫在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

这时,尤里科夫正紧视着凯迪,眼里多了股尊重,是对于强者的尊重,尤里科夫便一脸认真的对凯迪说道: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厉害。尤里科夫有幸,竟然可以与你一战,我不求为胜,只望能全力与你一战!”闻言,凯迪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回道:“我也很期待着你会有更出色的表现。“呵呵......我是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你可要小心了,不然也可能会吃亏的哦。”尤里科夫微微一笑,笑中似有深意,竟然收起了手中长枪。凯迪一愣,许多人也是跟着一愣,难道尤里科夫也要像凯迪一手赤手空拳而斗吗?

这时,尤里科夫全身笼罩着金色光芒,身上尽是剑势,感觉整个人就像剑一般,那一招前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凯迪见此,眼中疑惑,并不是凯迪畏惧了,而是凯迪在观察着尤里科夫体内神力的流动。因为尤里科夫的神力流动怪异,就像是无数力量的组合子粒一般,完全可以再继续组合,也即是说,尤里科夫体内神力可以任意模拟之物。这些,对于凯迪的影响是极大的,至少可以让凯迪认识更高深的力量。

不过,很快,尤里科夫的攻击之势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手中竟然多了把金色长剑,剑中完全由体内神力所凝结,伴含着凌厉之势。尤里科夫如身化剑,脸色也如刀刻般的冷酷,手中紧握着金剑,似乎本就融为了一体。凯迪感觉到了那一剑并不会是很简单,不由警惕了起来,体内之力,滚滚运作,做好了迎击准备。众人也是紧紧注视着这一幕,期待着尤里科夫会有何奇特之击?凯迪又会有怎样的惊人表现?

呵呵呵,不错啊,竟然有如此让我惊叹的能力好一把金剑威力可比你的长枪厉害的多啊!不错不错,来吧让我看看它的真正威力吧!此刻,尤里科夫已经蓄力已备,凯迪也是警惕的准备好了迎击。忽的,尤里科夫双眼顿然一凝,手中金剑竟飞射而出,势如破空,凌厉的剑锋直射向凯迪

这一剑,完全是脱手射出,就像是拉满弦所射出利箭,眨眼便至凯迪的眼前。凯迪知道这一剑的可怕,还好早有准备,无形之间,一股强大之力从凯迪的体内爆,瞬间便在身前撑起了一道坚实的白色光墙。

砰!~金剑击在了白色光墙上,强横的力量竟震动了光墙,光墙如波纹般的荡开了道道光波,死不甘心的金剑,正与那道光墙死不相让的对抗着。尤里科夫依然站于原地不动,但与那射出的金剑似乎是心灵相通一般,在尤里科夫神念之力的控制之下,那金剑竟成螺旋之势,极回旋着,穿透力极剧增强,那道光墙竟然逞现出了凹陷趋势。凯迪微惊,猛抬起双手,手中推出一道白色光团,渗于光墙,直逼金剑。金剑似乎是抵挡不住,竟然颤抖了起来,缓缓而退。而尤里科夫却也是满脸涨红,但还是控制着金剑的攻势。但明显金剑的力量不济,尤里科夫也没有勉强进攻。忽的一下,金剑竟然退射了开来,然后帕克手上又瞬间凝聚出了数把同样的金剑,便展开了联合攻势,分于凯迪的四边,极的往凯迪周身射去。

凯迪一惊,惊得就是尤里科夫的出剑攻击如此诡异,每一剑都是实的,而且在尤里科夫的神念控制之下,竟然可以自由行动。明显的,这一道光墙是挡不住这如同天罗地般的攻击了,而且那些金剑来得又是如此极快,躲如难躲。但凯迪也没有想过要躲,光墙先挡住了其中一面的攻击,而凯迪便双手运力,充斥着强烈的白光,朝着三面而来的利剑,砰砰几声,剑剑都被凯迪给摧毁。但在摧毁之时,所被击碎的金剑,竟然诡异的化为一团,就如铁锤一般的金石,迎面轰向了凯迪。凯迪不想费太多力量去抵挡,便瞬间闪躲了开来,金团便猛得撞击在了光墙之中。

砰!~一声巨响,整个空间强烈的一震,光彩四放,飞溅起了万道光华。铩那之间,视野朦胧,狂暴的力量,疯狂的在空间中肆虐。光芒之中,一道金色的光线掠过,掠到了在上空中凯迪那顿停的身影。凯迪庞大的主神念早已覆盖住了整个比试空间,不管是尤里科夫的身形再如此鬼魅,一切都在凯迪的掌控之中。

忽的,在光彩的掩饰之中,尤里科夫突然现出,双手猛得探出,充斥着金光,化为了两把长剑。这时候,尤里科夫的双手不再是手,而是两把锋利的长剑,朝着凯迪的胸膛,无情的便极刺了过去。本以为,尤里科夫这一击可以给雷虎造成伤害,但尤里科夫却错了,因为他还是估错了凯迪的实力。咻!~剑声凌厉,如破空,虽然是刺过去了,但却都扑了空,因为凯迪的身形竟在那一刻间诡异的消失了。尤里科夫双眼顿然一个呆滞,这一剑之后,身后便传来凯迪那淡淡的声音:“不好意思,你要败了。”话音刚落,凯迪的手已经印在了尤里科夫的背上,爆射出了一道强烈的白光,白光之下,就像是火箭升空般的强大推动之力。猛得,尤里科夫整个人便失去了重心,呈直线状态,砰的一声,狠狠的掉落在地。待混乱的光华散去之后,众人便惊骇的看到,凯迪正若无其事的站在了地面上,而尤里科夫却是半跪在了地上,至今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震骇,场下一片,除了了解过凯迪的人,其他所有的人特别是恶魔之火的人皆都被惊得话都说不出来,也跟尤里科夫一样,不敢去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也太强大了吧!太恐怖了恐怖的没有变了,这还是当初的历届强者比试的冠奎么!而在这一边,尤里科夫的手下将军们也很是吃惊都暗惊到:尤里科夫,在各大军团长比试中谁不知道尤里科夫可是上历届的冠者,六大军团长之首事隔多年尤里科夫军团长的实力更是升上了上位神玄满级之境。但是,在对手凯迪的手下,紧紧片刻,竟然就被轻松的给击败了,这让尤里科夫真的不敢去接受这事实。虽然不甘,但刚凯迪已经手下留情了,所以尤里科夫也不会再死死缠斗。而凯迪依然一脸淡漠,似乎胜败都与他无关事一样,静静的望着似乎受了不少打激的尤里科夫。

愣了好会儿,尤里科夫才似乎醒悟了过来,随即便缓缓的站了起来,脸色黯然。但是,尤里科夫还是笑了,对着凯迪笑了笑说道:“你真的很强,但我知道,你并没有用尽全力,你我相战你还没有用到你一半的实力,尽管这样我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你想杀我太容易了,谢谢你强者,你没有那么做,所以败在你手下,我一点都不觉得吃亏。好吧!莱文萨罗利你可以带走了。

等等,我有一件事很好奇也一直无法想明白:你太强大了,你是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如此可怕的程度呢?让尤里科夫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一直嬉笑傲视一切的强者竟然变得异常严肃起来手中兀突的出现了一个物件凯迪的眼神也变得异常严肃起来口中喃喃的说道:是它,让我永远的那么有自信,也是它让我一直生活在苦恼之中!我是谁!为什么我有那么多无法想起的经历啊!这些无法回复的记忆为什么我越来越清晰了!从数十年前这些记忆就开始一点一点的在我脑海中浮现越来越清晰可惜我还是无法想起。。。

“哎!”尤里科夫坚定般的点了点头,眼中充斥着同情的眼神暗道:可怜的强者。突然尤里科夫脑海中闪过一丝十分熟悉的感觉转眼又消失了尤里科夫没有来得及扑捉到。尤里科夫细细的看了看凯迪那视为生命的东西,一个古朴奢华的徽章周围雕刻着橄榄枝和一些华丽的图案正中间铸刻的是一名身着奇异铠甲骑着一只怪异战宠的超级强者,下面是一个兽头蛇身的怪异魔兽守护者一顶圣盔的奇异图案。在哪里见过呢?又一熟悉的感觉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尤里科夫刚想问殊不知凯迪竟不给脸色的冷回道:好了,我可以带莱文萨罗利走了吧!

好吧!凯迪先生,我们还会再见的,或许我们还会再战到时候生死可就难说了。尤里科夫先生我会试着向大人说服我们不要发生战争,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互相帮助。好了我们要走了再见!凯迪对着尤里科夫笑了笑带着莱文萨罗利就要离开。尤里科夫点了点头刚要转身离开突然尤里科夫大吃一惊手下的将军雷克布罗兹便身如疾风,两手握紧一柄利剑直刺,强烈的金光完全浓缩于剑,带动着冽冽呼风声,无情的射向了莱文萨罗利这一击,不管是度还是力量,雷克布罗兹都是全力的出手攻势极猛,势不可挡。

小心!!!!!!!!!!!!!!!!(。)

金华市第五医院预约挂号
嘉善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白癜风医院哪好
南通癫痫病治疗费用
珠海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